vprb 80s8 ca04 a5ex lyxl xb79 kou6 1t35 r5np guii
笔趣阁 > 武侠小说 > 双魂剑帝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玄武城遭难(一)

第二百六十七章 玄武城遭难(一)

标签:电压互感 288i 必赢国际注册送79

  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起身,接着又并肩走到师祖的石雕之下,弯腰深深地一拜。米尔站在一旁,看到这一幕,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走吧,谢过尊神,咱们就要离开了。”米尔再看一眼那座被他唤作尊神的石雕,眼角的敬畏之色更甚。就连泰达也不知道这座祖墓竟然有着好几条连同外界的通道,而且最近的一个出口居然就在圣湖之中。

 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,环绕着南蛮族祖地的圣湖湖面突然变得不平静起来。碧青的湖水不知被湖底的什么力量所吸引,迅速在湖的中央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二十米的旋涡,一时间浊浪排空,声势颇大。

  “族长出大事了!”一个南蛮族少年急急忙忙地冲进树林中,正静坐冥想的方永健被惊醒,不禁眉头一皱。“什么事情这么大惊小怪的?”

  那少年不过炼体三层的实力,体力比之凡人也强不了多少。剧烈地奔跑,使得他气喘吁吁,汗流浃背。再加上内心对族长的那份敬畏,竟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  方永健苦笑着摇了摇头,抬手一股真元渡进少年的体内。“呼呼~”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,少年竟然连续突破两个小境界,达到了炼体五层。

  少年明显地感受到自己身体变强了许多,连忙单膝跪倒在方永健面前,“多谢族长!”方永健依旧面带笑容,但眼底却有着一丝丝的错愕,似乎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随手点出的一小股真元力,竟能给少年如此大的帮助。

  但对少年一番打量之后,他便释然了。原来眼前的少年修炼十分刻苦,但由于无人指导他如何调养身体。时间一长,超负荷运转的身躯便不堪重负,在他的身体中留下了不少暗伤。而自己的这股真元力,竟然意外地被少年的经脉吸收利用了不少,间接地治好了他刻苦练功留下的暗伤,让他厚积而薄发,一下子突破了两个小境界。

  “有意思!”方永健一下子来了兴致,“你叫什么?还有亲人活着吗?”一句话似乎戳到了他的痛处,少年沮丧地低头道,“回族长,小子叫易枫,父母和祖父都在那场灾难中离开了”

  “易枫吗?你爷爷是不是易雪长老?”方永健猜出他的身份后,少年竟低头抹起了眼泪。“哦对了,易枫是吧!由于易长老对我南蛮族族贡献很大,再加上本族长见你修炼刻苦,很有进取心,现在想要收你为徒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  “什么?您要收我为徒?”少年用他那脏兮兮的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满眼的不可思议。“怎么,不愿意啊?”“愿意愿意!当然愿意!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少年心花怒放,连忙跪下行拜师礼。

  “好了徒儿,现在告诉为师,到底什么事情让你这样惊慌失措?”方永健将少年扶起,这一回归正题,少年的脸色突然一变。

  “不着急,慢慢说。”方永健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,让他如沐春风,少年这才淡定了许多。“师父,风平浪静的圣湖上突然间起了好大的风浪,还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呢!”

  少年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词语来描述圣湖上的情景,但方永健却能从他的言语和神态间体会到不少。“走,随师父看看去。”一手将易枫揽在怀中,这片树林距离圣湖十多里的距离,方永健御风而行仅仅用了不到半分钟。

  轻轻将易枫放下,方永健却伫立在那旋涡的上方,屠戮之刃早已紧握在手中,注意着水下的一举一动。“哎呦呦~兄弟们,你们刚才看到了吗?这个傻小子竟然被族长抱着,真是出息了啊!”易枫抬头看着自己师父那高大的身影,耳边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。

  扭过头冷冷地瞪了身后的几个少年一眼,随即又将目光转向空中。“这混蛋居然敢瞪我!”为首的少年举手便要打易枫,却被长老怒斥,“都什么时候了?还在这里打闹!没规没矩的,哼!”

  哗哗哗~无数水花溅起,打湿了方永健的长衫。旋涡越来越大,方永健也感觉到几股强大的气息从湖底传来,并且距离越来越近。“奇怪,这几股气息为何这般熟悉呢?”尽管心中疑惑,但方永健还是紧握着屠戮,不敢有丝毫地松懈。

  “越来越近了!”方永健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。“嘭~”突兀的一声炸响从湖底传来,一道身影冲天而起。“喝~”方永健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一刀斩下。呯~一声金铁碰撞的声响传入众人的耳中,方永健面露惊骇之色。自己近乎全力的一刀竟然被对方轻易挡下?

  呼呼~狂风中,那道身影渐渐凝实。“咦~怎么会是元龙兄弟你?”“我去,大兄弟,你有没有搞错?也不看清楚是谁就是一刀斩下,我要不是反应够快,恐怕就要受伤了!屠戮之刃,那可不是开玩笑的!我可没有仙器战甲,要砍你去砍他!”

  元龙不怀好意的一笑,指着脚下还在翻腾的旋涡。又是一声巨响,昊天也冲了出来。“呼呼~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!”刷刷~泰达和米尔也一一现身。

  有些懵的方永健错愕地看着昊天四人,“为什么是你们?我还以为”“以为什么?我们上来的时候可都没有隐匿气机,同为修仙者的你,可别说感应不到我们熟悉的气息!”元龙没好气地说道。

  “唉~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我南蛮族经历了灭族大难,我不得不为种族的延续考虑啊!泰叔和叔公都不在,我总不能让族人再遭受磨难吧!

  所以即使感应到你们的气息很熟悉,但在无法确定你们的身份之前,我宁可错杀一千,也绝不放过一个!再说你们的气息那么强,万一是敌人,那对族人们来说,无疑又是场灭顶之灾!”

  米尔默默点头,看向方永健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赞赏。泰达一步来到他的身边,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,欣慰地道了句,“孩子,你长大了!”

  三日后,元龙和泰达竟然都突破了金丹,凝结了元神。“嗯~他们都得益于师祖的传承,可是师祖打入我体内的那道金光又是什么呢?”昊天莞尔一笑,身体化作流光,向着玄武城而去

  “哈哈,小子,等了你这么久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昊天刚刚进入距离玄武城百里的范围,便感觉自己被一道灵识锁定了。“何方高人,为何要用灵识窥探于我?”泥人还有三分气,更何况是年少气盛的昊天呢?质问的同时,昊天便将灵识散开,直接覆盖了整座玄武城。

  “啧啧~看不出来啊,二十岁不到的少年,竟然有着元神期的修为!”那人被昊天的灵识锁定,却无半点惊慌之色,只是静静地坐在城楼上喝着小酒,与昊天遥遥相望。

  灵识扫过玄武城的每一个角落,发现城中的人口少了足足三成,昊天不禁眉头一皱。那大汉亦是不凡,瞬间便读懂了昊天的心声,呵呵笑道,“你是不是想问这座城里的凡人怎么少了这么多?”

  刚将昊天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那家伙便又开始喝酒。忽然抬头给了昊天一个谄媚的笑容,随即伸出中指,十分淡然地指了指自己身前桌子上的那些菜肴。“都在这里呢!”

  昊天大惊,连忙用灵识扫过那些菜肴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这些哪里是什么红烧蹄髈、酱排骨,狮子头根本就是人断手断脚,甚至还有头颅和内脏!

  “呀啊~”昊天顿时大怒,一个瞬移便到了大汉的身前。“屠戮如此多的凡人,你想怎么死?”一身正气的昊天早已怒发冲冠,但那大汉却还是悠闲地喝着小酒,吃着血淋淋的“人肉宴”。

  “去死!”昊天愤怒到了极点,挥手间游龙剑出,万剑齐发直接降下。十多米高的城墙轰然倒塌,但烟尘散去,地面上只是多了个骇人的大坑,却不见那大汉的身影